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

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

艳阳高照的早上,有机菜农李国樑戴着一顶帽子,穿着一双防水靴,拿起一把锄头在有机菜园里鬆土。即便天气炎热,他被晒得皮肤黝黑且大汗淋漓,却从不喊苦。

现年51岁的李国樑原本是一名自动化工程师(Automation Engineer),9年前有感工作压力大,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于是决定辞去工程师的工作。

辞职后,他一边在家里用花盆种辣椒,一边在思考未来的职业方向。每当辣椒成熟后,他就摘下煮食,供自己与家人食用。

在家种辣椒的日子让他感受到与大自然的近距离接触是如此美妙,使他萌起转换跑道的念头,最终决定开耕菜园当农夫。

“既然决定自己种菜,为何要洒农药?”为了自己和大众的健康着想,他决定栽种不含化学农药的有机蔬菜,让自己和消费者都能从食用有机蔬菜中获益。

参加有机农业课程

于是,9年前,他在槟城湖内农业旅游中心(Pusat Agro Pelancongan Relau,前身称为湖内农业中心Pusat Pertanian Relau)租下半英亩面积的土地作为有机菜园。

由于他的家族里无人有过有机农耕的经验,为了正确了解有机农耕的方法,他遂参加槟州农业局举办的有机农业课程,并依照当局的有机农耕方法来栽种有机蔬菜,终获得大马农业部发出的有机农耕认证。

有机农耕属手作劳动业

李国樑说,有机农耕与一般农耕的分别在于,有机农耕的许多步骤都是手作劳动,且不使用含化学成份的农药和肥料。

“首先,我在买了有机种子后,得先把它放进装着椰糠的盒子里培植。培植种子的前4天,得用盖子盖好。到了第5天,当种子长出两片叶子后就打开盖子,然后把盒子拿到户外,放在没有直接曝晒在太阳底下的位置两週。

“那两週里,我得动手除草、鬆土、开沟,并在种植区铺上打洞的黑色防草布。那是因为有机农耕不使用含化学成份的农药除草剂来清除杂草,因此得铺上黑色防草布来避免杂草丛生。有时候,未被黑色防草布铺盖的土地会长出杂草,我就得用手拔掉这些杂草,而不能用化学农药除草。”

中午不移植菜苗

他披露,约两週后,当种子发芽长成菜苗时,他便会在下午4时过后,太阳下山之前,把它们一棵一棵移植到黑色防草布的洞孔间的泥土里。

“我不会在中午移植菜苗,因为中午的阳光很猛烈,若菜苗被晒乾,很可能无法生长。接下来的每天早上10时和下午4时各洒水一次,每一天洒水两次。我选择在这两个时段替菜园洒水,主要是因为这两个时段的阳光很充足,蔬菜沾水后易乾。反之,傍晚6时后就不适合洒水,因为那时候太阳已下山,蔬菜可能因潮湿而容易腐烂。”

以地下水浇菜

由于槟城湖内农业旅游中心就处在山脚下的平地,于是,农业局在该菜园内设置了一个抽取地下水的抽水站。

设蓄水箱存水

抽水站里设有一个抽水泵,旁边设有一个巨大的蓄水箱以储存地下水。当抽水泵从地下抽水后,便把地下水储存在蓄水箱内。因此,李国樑只需启动抽水泵,菜园内的洒水器就会旋转并洒水。

为了避免蔬菜因被洒水太久而容易腐烂,或是蔬菜的叶子太潮湿而引起细菌滋生的问题,他都会控制每一排种植区的洒水器旋转洒水5分钟后就暂停,然后再开启下一排种植区的洒水器,以此类推。

“过去9年来,从山上流入这块平地底下的水源很充足,不曾断水,因此,我一直都使用天然乾净的地下水来浇菜。”

自种苦楝树製天然驱虫剂

李国樑不用含化学成份的驱虫剂,而是自行栽种印度苦楝树(Neem Tree),把它的叶子搅碎后混合清水装进洒水瓶里,再朝有机蔬菜喷洒,藉此驱虫。

“虽然如此,有机蔬菜在收成时,还是无法‘十全十美’。一般上,有机蔬菜的外观都不完美,难免出现一些曾被虫咬过的孔洞。反之,如果一株蔬菜完美得完全没有孔洞,便可知这株蔬菜被洒了很多农药,连虫都不敢吃。”

傍晚忙着赶鸟

他除了驱虫,也得防鸟儿飞进菜园。“之前,每逢傍晚5至6时,常有一群鸟儿飞来把我移植好的菜苗拔起,再冲到别处,我每逢傍晚都忙着赶鸟。后来,我只好在菜园四週围起纱网,防鸟儿飞进来。”

他说,菜园也常会出现四脚蛇,所幸牠不会攻击人类,也不爱吃菜,而只是钻进菜园里找虫吃。

“四脚蛇的动作比较粗鲁,为免牠走动时打乱种植区排列整齐的蔬菜, 我发现牠的蹤迹时,就会静悄悄地观察牠,避免牠受惊吓,然后在大动作逃走时撞乱我排好的蔬菜。”

他也栽种有机玉蜀黍,由于玉蜀黍容易引来害虫和老鼠,因此,他以“交替式”的方式种植,即种植玉蜀黍6个月并收成后,在同样一块种植区内种其他种类的蔬菜,待相隔6个月后再种植玉蜀黍。

“种玉蜀黍的挑战性很高,因为老鼠最爱偷吃玉蜀黍。于是,我只好亲手用塑胶袋包紧一条又一条玉蜀黍,以防被老鼠偷吃。”

雨水过多影响收成

李国樑说,我国属热带雨林地区,长年气候炎热,且降雨量高,农夫得依据气候的变化来工作,收成的多寡也多因气候的变化而有所变动。

“我不怕在大热天下农耕,但最怕一直下大雨。雨天不但造成我无法到菜园里工作,也让我担心土地太潮湿,导致蔬菜易腐烂,继而影响收成。”

他说,每年8月和9月都是降雨量很高的月份,因此,这两个月的蔬菜的品质和收成都受到影响。反之,每逢年初,即1月和2月份,槟城都会吹起微凉的北风,蔬菜经洒水后,再经过微凉的北风吹乾,品质会比较好,收成也比较丰盛。

他常栽种的有机蔬菜包括菜心、生菜、芥兰菜、沙律菜、日本菜心、香港菜心、莴笋、白萝蔔、姜、羽衣甘蓝(Kale)和瑞士甜菜(Swiss Chard)等。一般上,有机菜心和生菜等,在栽种30天后就可以收成。

他也有栽种有机高丽菜,但因为高丽菜得种80天后才收成,因此,他只种少量高丽菜。至于有机姜,他多用一年时间来栽种,且得等姜老了后才收成。

开放让顾客前来买菜

採访当天,他所栽种的许多有机蔬菜都已经可以收成。由于他的有机菜园开放给顾客直接前来购买菜,因此,他在接受採访时,也忙着用剪刀收割各种有机蔬菜卖给顾客,并向顾客讲解各种蔬菜的益处。

他说,有机羽衣甘蓝和瑞士甜菜则享有“超级食物”(Super Food)的美誉,意指它们是具有超高营养价值的蔬菜,而这两种蔬菜都很适合用来绞成蔬菜汁饮用。至于有机姜则适合用来煮给坐月子的产妇食用。”

独自打理菜园

李国樑开耕有机菜园的前5年,由于收入不稳定,没有聘请工人,只是一人独自打理菜园。

5年后,有机菜园的营运步入轨道,于是,他聘请一名外劳来帮他。但外劳工作逾两年后就离职,并介绍另一名外劳给他。新来的外劳工作一段日子后要求加薪,但他办不到。于是,外劳又离职并另谋高就。

农夫收入起起落落

“农耕是劳动的工作,很少有本地人愿意做,而外劳又会要求加薪,但我付不起他要求的薪金。那是因为农夫的收入起起落落,当天气好时,收成比较乐观,如果一直下雨,收成就不好,收入自然也会减少。为了节省开支,自从外劳离职后,我决定不再聘请工人,而是一个人包办菜园所有大小事务。”

顾客除了可亲自前往他的有机菜园直接向他买菜,也可以向他预订有机蔬菜,他会亲自把蔬菜送到顾客的住家。

“许多家庭主妇和职业女性都向我预订有机蔬菜。此外,我也供应农产品给有机商店和有机餐厅,顾客也可在这些地方买到新鲜的有机蔬菜。”

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

  • 2020/08/05
  • 654阅读
  • 作者:
主页 > 定义头脑 >解除工作压力工程师转当有机农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