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高学位变成思考的阻碍

学位不再至高无上

人们眼中的真理都经过三个步骤:

首先,人人都觉得它很荒谬。接着,大家强烈反对它。

最后,每个人都接受它,并深深觉得理所当然。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Arthur Schoppenhauer,1788-1860〉

近年来由于世界巨大变迁,人们的生活和谋生方式也产生了极剧烈的变化。正因如此,我们对教育也必须採取同样激烈的手段。提高学术水準并不能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甚至只会加深问题的严重性。为了人类的未来,我们必须对自己的心智、能力、天赋的创造力等有全新的看法才行。

当新的想法和方法—朗格称之为「生产性观念」〈generative ideas〉对传统的思考方式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并使之彻底改变时,一种新典範就可能出现了。真正的生产性观念会在许多领域激起学术热情,因为这种观念会带来全新的观察和思维方式。诚如朗格所说:「这种新观念是照亮事物之光,在灯光点亮并赋予事物意义之前,我们几乎完全看不见它们。虽然我们只是在这里点灯,然而让全世界认识这些事物的局限却顿时消弭无蹤。」

一种典範的转移通常会开展出新的方向,转移的发生则是因为新观念重塑了我们的基本思考模式。刚开始时,各种不同的领域都会把新观念拿来运用、延伸和试验,使得学术界会有一段相当不确定却又非常令人兴奋的时期。接着,种种革命性的思考方式开始稳定下来,真正的潜能也逐渐变得比较清楚、比较确定。再演变下去,这种种新的思考方式终于形成了一种新典範,也就是一种新的思考模式。但是终有一天,那些创造新典範的革命性观念逐渐失去了令人兴奋的力量,又变成了另一种乏味的固定性观念和确定性,进入我们的意识层面,让我们觉得理所当然,至此,当初的革命性观念终于演变成新文化的一部分。

从一个学术时期转移到另一个学术时期,通常是个痛苦又漫长的过程。因为新思考方式并没有在历史上某个确切日期立刻取代了旧式思考,新旧通常会并存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种交错複杂的变化过程很可能产生紧张的气氛,也会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可是新典範终究会为新学术时代提供一个常态科学架构。

每个重大的学术成长期都有一些属于当代的革命性观念,驱动着整个文化的氛围。在古代和中世纪时期,大家都把托勒密〈Ptolemy〉的主张视为当然,认为太阳是绕着地球旋转的。这个信念出自两种理由,第一,因为事情看起来就是如此,每天早上太阳都会从东边升起,绕过天空,然后从西边落下,是太阳而不是地球在移动,这对每个人来说似乎是很明显的事实。第二则是宗教上的原因。从中世纪的世界观来看,地球是上帝创造的宇宙中心,人类则被认为是上帝「最后的话语」,是宇宙冠冕上最珍贵的珠宝。神学家认为这是个完美的宇宙,所有的星球都围绕着地球在正圆形的轨道上运行。

当时的诗人用美丽的诗句来形容宇宙的这种和谐状态,早期的希腊数学家也发明了简练而準确的公式来描述星球的运行,天文学家则依据精细的理论来诠释宇宙与行星的运作。问题是,行星的运行有不少令人担忧的「异常」现象;也就是说,它们并没有完全依照理论来运转。于是在地球是宇宙中心的假设下,天文学家设计出愈来愈多的异常理论来说明这些异常现象。

着名的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和大家一样感到十分困惑,于是提出了一种非常激进的看法:假使不是太阳绕着地球运转,而是地球绕着太阳运转呢?这虽然是个令人震惊的想法,却可以马上解决长久以来困扰天文学家的许多老问题。于是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论」就出现了。之后,凯卜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指出行星运行的轨道不是正圆形而是椭圆形的,这个现象后来因为牛顿〈Isaac Newton,1643-1727〉提出了万有引力定律而终于获得了解释。

所谓的哥白尼革命刚开始几乎没有引起什幺注意,后来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却对太阳中心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发明的望远镜让科学家终于能看到哥白尼理论的真相,太阳中心论的观念也才逐渐扎根。

然而当伽利略在世时,这种想法被视为异端邪说,因为它牴触了上帝设计宇宙的观念,以及人类对自身的看法。伽利略因此受到迫害,曾两度遭受审判。然而他的学说毕竟是正确的,一段时间之后,人们也愈来愈能认同他的观点了。哥白尼、伽利略和凯卜勒并没有解决老问题,而是提出了新问题,结果却改变了建构老问题的整个基本理论。大家之所以能看出旧理论的错误,是因为那些理论的基本假设根本就是不对的,也就是说,那些观念都是建立在谬误的意识型态上。一旦世人逐渐领悟了这一点,一个新的学术时代就来临了—一个新的典範终于形成。

哥白尼和伽利略的见解已证明是一个新时代的曙光,自从西元一世纪托勒密主张宇宙是以地球为中心,再演变成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论,这个重大的思想转变,可说不仅重新定位了地球的位置,也改变了人类在历史上的地位。

这种激烈震荡不只发生在天文学的领域而已,而且余波蕩漾,影响遍及哲学、政治和宗教等所有的文化层面。虽然哥白尼和伽利略都否认自己是无神论者,但是他们的看法确实使世人对宗教的教诲产生了广泛的疑虑。数百年后,达尔文的进化论对宗教信仰甚至引发了更深远的挑战:因为进化论是以客观的科学为基础,而这正是哥白尼革命在几世纪前就开始奠定下来的一种新典範。

摘自《让创意自由》

别让高学位变成思考的阻碍

Photo:Hannah, CC Licensed.

  • 2020/06/19
  • 214阅读
  • 作者:
主页 > 奇趣发布 >别让高学位变成思考的阻碍